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日报网 > 舆情分析> 媒体观察 > 正文

罗崇敏:官员要经得起质疑
发布时间:2013-03-19 09:32: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人物档案

罗崇敏,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以发起多项大刀阔斧的教育改革而闻名。

对话背景

罗崇敏是官员,更是学者。自2011年10月开通微博以来,他通过个人微博和政府官方微博关注国家的治理、制度的制定、教育的改革、文化的发展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信息。官员微博该如何定位,如何与民众进行积极交流、互动,切实为民众解决困难?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罗崇敏。

在微博上回应民众期盼

中国青年报:你当初开微博是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相关的部门机构?

罗崇敏:代表我自己,是实名微博。刚开始我是想开教育厅官方微博,但是同事们不太赞成,也是因为他们当时对微博不了解。但北京的朋友、媒体界的朋友一直建议我开微博。2011年10月,我开通了实名微博。3个月后,我又开了教育厅的官方微博。

中国青年报:你的微博里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等方面,那么你如何定位它的角色?

罗崇敏:微博的诞生和发展,加快了信息化的进程,为人们表达自己、关注他人、了解社会、求取真实、获取真知提供了新的平台,为当政者了解民意、解决民生、民主履职、科学履职、依法履职开辟了新的途径。

我希望我开的微博具有思想性、履职性、生活性、大众性、价值性,力求以网问政,以网访民,以网交友,以网养趣,以网正身。我注重对社会方方面面的思考,形成一些独特的见解。当然,这些见解不是我个人的见解,而是和广大网友交流、碰撞的结果。

中国青年报:你不但实名开了微博,还出版了和微博有关的新书《思享》。我注意到,云南省教育厅的官方微博也一直很活跃。你对政务微博有什么期待吗?

罗崇敏:我的政务微博全国影响力排名一直是稳居第三。我通过它了解了很多信息,一定程度上解决大家的所期所盼,促进我的履职。

比如,我们云南省“营养餐”的推行在全国做得最好,这不是我个人的力量。当时很多网友提出来,云南把“营养餐”推行到80个县是不对的,因为云南落后,各个地方都需要“营养餐”,应该将其推行到全省。我整理好网友们的意见,报给省政府,最后我们的“营养餐”是全面覆盖,在全国我们是第一家。

再比如,云南的高考录取率低,大家对此反应很强烈,通过微博反映给我很多意见,我把它们整理之后,报告给教育部,教育部就多给我们录取名额,使得云南高考的录取率达90%多。

一个藏族学生,考上云南民族大学,但是家庭困难,筹集学杂费、生活费的时间太久,延误了开学报到的时间,被学校取消了入学资格。他在微博里给我发私信,后来我就帮他协调,让他顺利地上学。

举这些例子就是想说,微博对于我了解民众的所需所盼、了解我们有关教育政策的执行情况、对我在教育方面的管理决策中起着重要作用。此外,我也注重通过微博了解、学习中央的一些大政方针、各个地方的政策方针,开阔我的思维,有助于我对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研究。

为何一些领导干部不敢用微博

中国青年报:作为官员,在微博上发表言论是比较敏感的,尤其是针对一些敏感事件,比如云南校车事件、上海地铁事故。你比较敢于在微博上发言,但也有些官员“默不出声”,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罗崇敏:我认为领导干部要增强微博意识、网络意识,提高网络修养,善于利用新媒体来推动我们的工作。现在有很多领导干部不敢用微博,这有多方面的原因:一、他们对微博的功能、作用不了解;二、他们以网问政、以网行政、以网督政意识不强;三、部分官员没有运用网络的能力;四、有些官员本身自己不够光明,怕在网上引发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严格意义上讲,官员使用微博与他们自身的地位、职位不矛盾,奥巴马也开微博,这有什么矛盾呢?

中国青年报:你曾经在一些公开场合甚至在微博上反对中考、高考,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言论与你当时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的身份不相符合?

罗崇敏:我认为是相符的。微博是一个自媒体,但是领导干部使用的微博,就不仅仅是自媒体,也是公共媒体。大家看微博的时候,不会把你作为一个自然人对待,一定会赋予官员的色彩。我们在发微博的时候,既要注意维护作为领导干部的形象、尊严,又要大胆地提出问题,进行讨论。

中国青年报:有网友担心政务微博会变成一个新的“秀场”,你怎么看待网友这样的质疑?

罗崇敏:官员微博秀不秀是由博主的个人素质所决定的,不是谁说你秀,你就在秀。如果领导干部是真心实意想通过微博提高自身素质,了解履职的信息,推进政务工作,提高工作效率,那么别人说你秀,无所谓。当然也要确实避免利用微博炒作自己,甚至利用微博欲盖弥彰,欺骗民众。

中国青年报:你觉得官员应当如何较好地运用微博与民众进行友好的互动呢?

罗崇敏:我认为首先要真实、真诚,即与博友交流要真实、真诚。就我自己而言,我还会关注国内、国外的一些大事件,特别是民生事件,针对一个事件与博友真实、及时地进行交流。比如,莫言获诺贝尔奖,山东一个文化局长宣称:我们要利用莫言到瑞典领奖的时候,大力宣传红高粱文化。我就在微博上批评,我说:领奖就领奖,不要强加地方长官的意志。

再比如说,我发的关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内容:我们国家应该实行平等的、全覆盖的、低标准的社会保障制度,不能农村低保、城市低保两个标准,凡是中国公民应统一实行一个保障制度。至于你担任了特殊的职务,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可以有其他方面待遇,但是社会保障应该是公平一致的。

官员开微博最大挑战是面对博友的质疑

中国青年报:有人说,政府机构和官员开政务微博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挑战,官员要对此做好充分的准备。你觉得最大风险和挑战是什么?

罗崇敏:官员实名开微博最大的挑战是博友对你的质疑。你要面对质疑,面对博友提出的疑问进行讨论。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应对,就很可能因为一件小事使你这个领导干部形象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把官帽丢掉,所以它最大的风险就是直面博友、接受博友质疑的风险。但只要你真实坦诚,有责任有能力,也就没有风险,只有检验。

中国青年报:有人认为微博反腐是典型的“媒治”而非法治文明,是现实监督无奈的折射。你怎么看待“媒治”这个说法?又如何看待“现实监督无奈的折射”这一说法?

罗崇敏:我不赞同这个观点。首先,媒体只是一个公众发言的工具,它能够提供治理的信息,但从本质上讲没有治理的功能,治理还是要靠法治。在信息化发展的今天,媒体的监督功能会越来越大,但不要把媒体监督的作用无限放大,它也必须在法理范围内监督。现在,媒体的反腐监督作用比较大,好多腐败案件都是媒体先曝光出来,引起监督部门的注意。

桂杰 秦冬雪

编辑: 何江宁   [关闭窗口]